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G生活图 >《裸色爱情》:你能看见爱情的颜色吗? >

《裸色爱情》:你能看见爱情的颜色吗?

发布时间:2020-06-11  浏览量:390  点赞:302

    《裸色爱情》:你能看见爱情的颜色吗?

      《裸色爱情》的色调多带点昏黄,带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,「裸」,是一种没有防备,完全贴近真实的状态,也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外在辅助,单单以心灵来探究爱情的本质。海报设计也别具巧思,利用部分的点字呈现,不只完美点出女主角的盲人角色,更像她以双手抚触泰欧身体时,肌肉纹理与骨骼起伏带给她对于新恋情的最初想像。

      画面最初一片漆黑,只能听到许多人在对话,由于是外语片,我们仍需依靠字幕来了解剧情发展,语言的限制让我们与导演所欲呈现的感觉离得远了些,若是能单以听觉感受一定更如身历其境。就在这个一片黑暗的感官博物馆,广告人泰欧邂逅了整骨师艾玛。泰欧十分花心,周旋于女友与床伴之间,见了艾玛更是藉故到她的诊所与她相会。

      在进行疗程时,导演藉由艾玛的手与泰欧肌肉的浮动将情慾流动拍得很美,艾玛如此迅速的坠入情网似乎完全不令人感觉奇怪。

    《裸色爱情》:你能看见爱情的颜色吗?

      片中有个很有趣的部分,艾玛虽然看不见,却因为比他人更加感受生活周遭而感觉比他人更加了解外在世界。她赋予每个颜色意义,好帮助自己辨别它们,如果没有人告诉她这是什幺颜色,那幺她就自己决定。如果你是一个会因为阴天而神伤的人,那幺相信你也能理解艾玛所感受的:每个独特个体的别緻意义。在看这部片的时候,我不断的想起海伦凯勒写的「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」,因为我们看的见,我们看的太多,我们习惯视而不见,我们对一切习以为常。

      泰欧的花心来自于他原生家庭的破碎,虽然身边不只一个女人,他却总是一个人住,家庭的因素是导演埋的一个伏笔,是一个死结,不将它拆除,泰欧的每一段关係,也许都只能称作「尚可的慰藉」。与艾玛的交往中,他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相处方式,他从艾玛「看」世界的方式得到了许多启发,更帮助他在广告构想上的创新。这是爱情中最令人醉心的一件事,由另一个人的眼睛与经历,感受一个新的世界观与生活。

      然而一切还是被泰欧的女友发现了,艾玛也得知了泰欧有女友的事实,即使如此,许久没有遇见心仪之人的她仍然陷在爱里,直到泰欧对她失约,她才决心不再与他见面。手杖敲在地上的声音不再如同平日的沉稳,混乱的步伐,恼人的声响,那段时间艾玛自己也听不到自己的心声。手杖对艾玛来说是自我独立的象徵,然而与泰欧相处的时间,她更常挽着他的手,依赖之情处处可见,这样的关係却瞬间崩毁。

    《裸色爱情》:你能看见爱情的颜色吗?

      打破这个状况的是她的家教学生娜迪雅,她也看不见,但不同于艾玛,她封闭自己,对于艾玛的正向似乎感到忿恨与厌烦,但这个情况却在艾玛第一次在她面前脆弱落泪后改变,她拿起自己厌恶的手杖,找到泰欧,告诉他艾玛的下落。艾玛的眼泪让娜迪雅感觉到她也是努力的与世界奋战,她们曾经一样笨拙的生活,这一刻,娜迪雅是看的见的。

      泰欧也回到那个曾经逃避的家,即使没有言说太多,亲情仍在眼神与肢体中修复。「家」对许多人都有种重要的意义,无法爱自己的家,就很可能在所有亲密关係中徘徊,渴望依靠却害怕被伤害的旧疾,让我们对于依赖感到焦虑,这也是某些人无法拥有稳固感情的原因,他们可能与朋友相处融洽,他们可能可以轻易尝试肉体关係,对于承诺却害怕给予也害怕接受。

      「盲」不一定是生理上的缺陷,我想导演想说的更多是当局者迷的困境,泰欧有不断笼罩他的破碎童年,艾玛渴望爱情却也害怕背叛,娜迪雅陷在黑暗中自暴自弃,但是他们都在彼此的牵引下得到解答。

      片尾,与片头呼应,一片漆黑的感官博物馆,没有光,不论是明眼人或盲人一样看不见,听听谁的心音,敲敲谁的心扉,忠于自己所「看见」的。

    电影资讯

    《裸色爱情》(Il colore nascosto delle cose)-Silvio Soldini,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