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F最生活 >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 >

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发布时间:2020-06-11  浏览量:290  点赞:437

    牛文启居士是山西省石楼县裴沟乡裴沟村人,生于1916年农曆二月初三日,是一位朴实的农村妇女。但她在山西石楼县裴沟乡很有名,因为她确颇有奇异之处。

    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      其一,是她能清晰地记得自己前两世轮迴转世的情况,并能分毫不差地叙述。
     

      据她回忆,她第一世是陕西省西安市大雁塔人,男性,名叫周贵才,是贩骡贩马大商人,37岁那年去世。
     

      第二世投胎于河南省古洛阳一叶姓官宦人家,名叶文国,顺治16年,女扮男装中过文状元,在29岁那年夸官到青海省西宁市,后得伤寒而死。
     

      她今生投胎到山西省石楼县黄石峪村,是她记得的第三世。这一世家穷,没有读过书。后来嫁到离娘家五里路的裴沟村。她心灵手巧,剪一手好纸活。中国佛教学会常务理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博览群书》总编常大林曾拜会老人家。
     

    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    常大林曾拜会牛居士老人(

     

      其二,是她今生没有上一天学,四书五经却可熟背如流。因为她前世是文状元,前世读的书还记得的缘故。
     

      2010年,我们专程去山西拜见了这位当时已93岁的传奇人物牛文启老人。宾主似久别重逢,相见甚欢。天晚了,慈祥的老人吩咐孙子打扫另一孔窑洞,留我们在家住宿。我们虽不想麻烦他们,无奈村里别无旅馆,也只好随缘了。

     

    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    作者姐妹与牛文启老人母女合影,后排左一是其女儿。


     

    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    作者姐姐与牛文启老人三辈人合影,后排左一是其孙子。


     

      我们为什幺千里迢迢来拜访牛居士?目的想核实来自各渠道的「再生人」信息的真实性。
     

      最初是从一本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功杂誌上知道山西、河南一些「再生人」的事蹟,后来从网路得知更多的「再生人」的信息,于是就想对这些事情了解一下,调查其真实性如何。
     

      「再生人」、以及他们所讲的前世记忆是真的吗?如果这一切是真,我的人生观就要大大改变了,虽然改变固有观念往往非常艰难,但如果明知是错,当然不能让自己一错再错。
     

      千里之行,只为实地考察「再生人」。因为人生短暂,人命珍贵,所以对生命奥秘的探索是最值得关注的。山西张成保、折国娥、牛文启等,到海南岛唐江山、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再生人等报导,我都希望一一核实调查。我愿意老老实实做些调查研究,来判断事情的真假。这也是我不远千里去拜访牛文启和其他记得前世的「再生人」的原因。这就是山西之行的缘起。
     

      终于来到牛文启老人面前,还住在她的家里,并在她家住了三天,多幺幸运,我当然要藉此好好了解和观察了。这三天,我们儘可能多和老人交谈,只可惜她能听懂我们的普通话,但我们无法听懂她的山西裴沟村方言。
     

      天无绝人之路。幸亏老人会写字,所以我们的直接谈话大多是笔谈。虽然老人这一生没有读过书,但她会写繁体字,她儘量以孙子的纸笔回答我们的问题。
     

      但她家里笔墨纸张也很少,所以我们常常需要到村里寻找会讲普通话,又愿意花时间为我们「翻译」牛文启老人方言的人,来帮助我们进行交谈。当然,此举也可顺便了解村民们如何看待这件事情。
     

    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    牛文启老人居住的窑洞,老人平时就和小孙子睡在这个炕上。


     

      她的孙子伟琪时年十五岁,上中学,功课较重早出晚归。会讲普通话的他,晚上回家就常常被我们「抓壮丁」,充当了我们与他奶奶之间交谈的「翻译」。
     

      为什幺老人没有读过书却会写繁体字呢?老人说,这是她前世读书的底子。她说,前世书读得很好,曾中状元。时间是清朝年间,与範无病同时中的状元。範是武状元,自己是文状元。

     

      她还说,姑表弟读书较差,自己曾为他替考,死后受到阎王斥责,因是真心帮助表弟,没有得表弟一分钱,被免予处罚。
     

      有一次老人背诵了一首非常长的偈子——类似诗歌,虽不一定押韵,但言辞古雅,很有哲理,真不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老太太能够即兴编出来的。
     

      为慎重起见,我们还访问了老人的邻居,以及裴沟村的不少村民,甚至包括跑「石楼-裴沟」线路的客运司机等人。听我们询问牛文启前世今生事的真假,人们都异口同声的说,她娘家距此仅五里路,嫁过来几十年了,她是个老实人,从不骗人,她所讲的事情都是可信的。
     

      人们说,她八岁就开始讲前生的事,而且后来她和家人曾按她前世记忆住址去找过她前世在西安、河南的老家,全都找到过,当时社会发展慢,好些地方都还是她记忆中的样子;老人至今还能讲西安、河南省的方言;而她家门口现在还在使用的一个小柴灶,邻居说,老人家亲手造的这个灶的样式是河南式,这个村里只此一个,样式非常独特。

     

    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    右一、右二分别是老人的乡亲和邻居。


     

      为什幺记得前世的人这幺少呢?为什幺我们都不记得自己的前世呢?
     

      按照佛经,这是「隔阴之迷」。佛说「入胎、住胎、出胎」的痛苦太深,把记忆完全丧失了。
     

      南怀瑾先生在讲《南禅七日》时讲过:神识在入胎时,就像一只苍蝇突然进了电风扇一样,更确切说是进搅拌机,马上被搅进去并给搅晕了。仅这一关,就能让我们一般人完全迷失记忆了。
     

      「住胎」:佛在经中,称住胎时为「胎狱」,和坐监狱一样受罪。既使前面入胎时没有迷到,到这里,闷十个月也给闷迷了。
     

      「出胎」:佛说「如千针刺鲜肉」的痛苦。所以,小孩生出来,皮肤碰到空气,就如拿千万把针头刺扎鲜肉一样,没一个不哭的,太痛苦了!
     

      既使是一个人修行得很了不起了,能够做到入胎、住胎不迷,但是到了「出胎」这一关非迷不可。能够出胎不迷者,那真是证果的大阿罗汉,乘愿再来的佛、菩萨、圣人了。

     

      除非「夺舍」。所谓夺舍,就是夺了别人的房舍——肉身去住。

     

      南怀瑾先生在讲《我说参同契》一书中,说道家和密宗有一种功夫叫作夺舍,就是把自已的神识进入刚死的婴儿的体内。能够夺舍的人,一般有较高的修为,并且功行和道德也是很高的,为了不再转世被迷(隔阴之迷),他是藉个身体继续再来修炼,所以他们是出胎不迷。南怀瑾先生说:「如果道德不够,干这个,会犯天条的。」
     

      牛文启老人对多次转世投胎经历,前后158年的事情记得很清楚。
     

      根据「隔阴之迷」理论,我认为,牛文启做骡马商人以及高官之前的某个前世,一定有很高的修炼水平。否则无法解释她这三世158年间的转世记忆。从她自述发愿为村里修观世音菩萨庙多活了不少年来看,可见一斑。
     

      她说今生的寿命本来是25岁,因发愿要为裴沟村修观世音寺庙,没有资金,一直活到88岁,才将观世音庙修起开光。她说修寺院的目的是让观世音菩萨的形象留在人间,让大家知道真有轮迴,真有菩萨,不要做坏事。之后她说不再来人间了。
     

      在偏僻乡村,拜访这样一位老人,听她讲述她的前世经历,看见没有读过书的她写繁体字,背诵子(经史子集?)等,真是非常不可思议,觉得就像是佛陀在面前,给我宣讲法界的真实性一样的震撼。也对经上「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做如是观」的教导,有了一点感受。

     

      回四川后,我曾上网查资料,清顺治16年是哪年?那年的状元是否範无病?但最后没有查到确切资料。不知道是否是老人的方言翻译失误?比如把「解元」误为「状元」?还是时间记忆有误?这个就需要有条件的同修们努力去揭开这个谜底了。

     

      和老人三天近距离相处,感觉她非常淳朴善良,的确不可能为此骗人。而且她多年坚持讲述这个前世今生故事,也没有从中得到什幺好处,还是一直坚持讲述这个同样的故事。

     

      相处三天,这位老人的善良真诚,给我们很深印象。她曾于2007年皈依佛门。下图是她的皈依证,法名「妙文」,真是非常确切。

     

    「再生人」老人158年间三次转世全都记得,没读过书竟然写出了

    老人的皈依证(